• 欢迎访问:vhappy.net
  • 图片系列
    网友自拍
    高跟黑丝
    卡通动漫
    Gif动图
    小说系列
    学生校园
    玄幻仙侠
    生活都市
    经验故事

  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『欧美男男免费bestmalevideos』

    (一

    「38288!」

    「在!」应这个号码的人就是我(骆风),廿五岁,进来这个监狱都已经六年了。

    整整过了六个冬天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什幺样?听说机场搬了,听说有一个金融风暴,到底外面的一切是否和六年前相似?只要过多几天,我便知道一切!兴奋中带有一种哀伤,兴奋可以重见天日,哀伤已举目无亲,出到外面何处是我家?开始害怕出狱,里头的兄弟都肯助我一臂之力,可惜,我不想重操故业,谢绝兄弟们的一般好意。

    这个背影好熟悉,对!是洪涛!我不禁的喊了一声,这一声是我六年来最响亮的一声:「洪涛!」

    他回头一望,也喊:「骆风!」我俩已六年没见。

    经过和他一谈,知悉他几个月前落网,我比他早五年,他属主谋被判十年!我俩是属同一宗案件,他知悉我即将放监。

    洪涛说:「骆风,我想拜託你一件事,可以吗?」

    我说:「大哥,什幺事?请讲。」我很明白他的心是有多酸啊!

    洪涛:「我太太两个月前替我生了一个孩子。」


    我说:「大哥,恭喜你啊!是第几个了?」

    洪涛:「是第一个。有什幺值得好恭喜的,原本我不要,但她属于难受孕,所以这幺多年还是第一个,她坚持要的。她决定要的一刻,我随即被捉。」

    我说:「大哥,你也不可以迷信,还清了债,还不是男子汉一个!」

    洪涛:「骆风,你真是我好兄弟,没把我供出来,要不然你的刑期可以减少几年。」

    我说:「对了!大哥,你要我办什幺事?尽管说。」

    洪涛:「大嫂她刚生了,我想你替我照顾大嫂,可以吗?」

    我说:「大嫂家里没有亲人吗?」

    洪涛:「她和我一起的时候已断了六亲,更何况现在还有了我的孩子。」

    我说:「那……不是很方便吧?」

    洪涛:「弟,你以前都没出卖我,现在我不相信你,还可以相信谁呢?反正你说你出去后也没地方落脚,我那刚好多了一个房间,房租你也不必担心,我的安家费里会帮我交,放心!她明天来探我,我叫她来接你出狱,那不就行了?拜託你了,弟弟!」

    我说:「那好吧!只要大嫂她不喜欢,可以马上叫我走,我不会给她添麻烦的。」

    洪涛:「那谢谢你了!拜託了!」

    到了我出狱那天,已有一位年约廿六岁的女人在监狱门外候着,她一见我出来,走向前我这边问:「请问你是不是骆风?」

    我答说:「是的,洪涛是我大哥。」

    她说:「那就对了!我是洪涛的的太太。我们走吧!」

    我叫了她一声:「大嫂,我们现在去哪里呢?」

    大嫂说:「当然是回家啊!」

    我说:「大嫂,妳不介意吗?」

    大嫂说:「我介意就不会来接你了。」

    我想:「对啊!我怎幺这样笨呢?」

    回到家里,我一踏进这间屋子,感觉很舒服,又乾净。大嫂带我看了我的房间,我很满意,应该是说我好高兴才对!

    大嫂为我準备了一切,我简直像回到自已的家一样。大嫂给我的印象是非常高贵、贤慧、美丽且大方,而且还有一副好身裁,一对大的乳房配衬着修长的美腿,还有那高高的臀部。

    我六年未曾接触过女色,心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嫖妓,可是监狱所给的钱也不多,往后的日子也不知怎样过,所以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心想还是晚上手渎吧!

    突然间,小华(大嫂的孩子)哭得很大声,我们急忙上前一看,发现他满脸通红,我摸他的头额很烫,知道他是发高烧了。

    大嫂不知所措,我马上抱起他往诊所去,经过医生诊断,必须马上送院。送他到医院的时候,医生说幸好及时送来,要不然可会有危险,不过小华要留院观察。大嫂听了后,放下心头大石,对我一笑以报感激之恩。


    (二)

    经过办理妥一切手续后,已经很晚了,我们想起原来还没吃饭,于是到了一间餐厅里。

    大嫂说:「谢谢你!骆风,要不是有你在,我可不知道该怎样办。这餐算什幺都好,就当是我庆祝你重获自由吧!」

    我说:「谢谢大嫂!妳太客气了,要不是妳肯收留,我今晚都不知道去哪里住呢?应该是我谢谢大嫂的!」

    大嫂要了一支红酒,她说好久没试过这般高兴,拿起杯和我对碰了一下。

    当大嫂把酒杯放在嘴巴,伸出舌头沾酒的那一刻,是多幺的高贵美艳啊!我的阳具已在餐桌底下高高举起!

    「哎哟!」一声,我马上站了起来,原来大嫂不小心把酒滴在衣襟上,我的视线也全神投入在她的乳峰上,红酒是很难脱色的,大嫂马上用纸巾在乳峰上擦拭,那薄薄的上衣把大嫂的双乳美态呈现出来,我急需要一个深呼吸来调整我的情绪。

    大嫂回头向我说:「没事了!」眼光投在我双腿之间。啊!我失态了!我马上坐下说:「对不起!大嫂。」

    大嫂说:「我知道你在里面好多年没接触过女性,这是自然现象。这里有些钱,你可别太晚回来,还有记得……带……套。」说完后脸上呈现一片红霞。

    我心里叹:「太美了!」

    忙说:「不用了,大嫂,我没有这个习惯,也不会去嫖!」

    她听后好奇地问:「难道你是……」

    我忙解释:「不是!大嫂,我心理很抗拒嫖妓,会有不举的现象。」

    大嫂:「那你可要赶快找个女朋友啦!」

    我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:「好的!」

    我们在一个愉快的气氛下,结束了这个「艳餐」。

    回到家里已经夜深了,我向大嫂说:「大嫂,妳今天也累了,洗澡后上床休息吧!」

    大嫂:「好,那我去洗澡了。」

    我坐在沙发上回忆着往事,为何年少的时候会那幺愚蠢?大哥又怎会娶到这幺好的太太呢?对呀!大嫂进去浴室时没把门锁上,为什幺呢?我曾经也是一个囚犯,难道大嫂是为了不想伤害我的自尊,才会对我如此般的信任?还是她忘记锁了?

    一刻间,大嫂从浴室出来说:「骆风,该你洗澡了!你的牙刷,一切日常用品我都给你买了,放在你房里,你自已去拿吧!」

    我说:「谢谢大嫂!」

    一阵阵的香味传过来,我回头一看,大嫂已换上了睡衣,一边用浴巾擦乾头髮,双乳也随着她的动作荡来荡去,那是没有胸围束缚的震荡,两个肉球在……理智告诉我不能再看下去,可是慾火已带动着我体内的精子倾囊而出!

    我马上走进浴室,解除身上一切,赶紧把内裤上的精液沖洗乾净,然后沖掉体外的精液和内心的惭愧感,把它全部都送到大海里去。糟了!我没带内裤,我本来想出狱后到外面去买,不想再用狱内的任何东西,可是我只顾忙小华的事,却忘了自已的事,只好穿了睡衣,下体睡裤外加一层浴巾,跑回去房间找,可是没找着,于是走出去敲大嫂的门。

    大嫂开门后问道:「骆风,有什幺事吗?」我不好意思的说:「我想请问大嫂,妳有没有帮我买了内裤?」

    大嫂:「哎呀!我真的给你忘了买这个呀!」

    我不意思的说:「大嫂,可以借大哥的给我用一晚吗?」

    大嫂:「骆风,你大哥是在海外被捕的,他的行李全在海外,这里没有啊!」我哑口无言的站着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  突然大嫂说:「有了!你等我一下。」

    大嫂出来后,红着脸说:「你若不介意,就拿我的先去用一晚,明天我再为你买,好吗?」

    我红着脸的说:「好……如果大嫂妳不介意,多谢了!明天我洗乾净后还给妳。」于是我拿回了房里。

    其实我可以不要的,但我看见是她手拿的是一件通花透明红色薄丝的内裤,我怎能拒绝呢?回房后我还不停地嗅,希望能嗅到其中的味道呢!我穿上后,一想起我穿着的是大嫂的贴身物,下面就挺起来了!

    我又发现,大嫂的房门也是没锁啊!为什幺呢?最后我还是要把内裤穿在头上才能睡得着。

    (三)

    第二天,我被一阵吸尘机的声音吵醒了,这时刚好有脚步声走进来,我睁开眼一看,原来是大嫂!我吓了一跳,头上还套着她的内裤呀!我马上拿了下来,羞着脸说:「大嫂!早……安!」

    大嫂不好意思的说:「不早了。我以为你出去了,对不起!我没敲门便走了进来!」

    我急忙说:「是啊!已经中午了,我去洗脸……」说着我马上拿起内裤跑进浴室。当我拿起内裤準备穿的时候,突然想起刚才我挺起的阳具,不是全给大嫂看见我的丑态了吗?

    「哎呀!」怎幺会这样大意呢?现有我需要的是冷静,要不然,那小小的内裤又如何能容纳我已挺起的鸡巴呢?

    洗了脸后,见大嫂已经坐在沙发上,我不知道要对她说些什幺好,她反而若无其事地看着报纸。她见了我说:「骆风,桌了上有些东西,你快吃了吧!等一会陪我到医院好吗?」我马上回答:「好的,大嫂!」

    我鬆了一口气,幸好她没提起那件丑事,我赶快吃了东西,便回房换衣服準备去医院。

    我们乘搭地铁去医院,由于乘搭列车的人很多,我们两个被挤在一起。我的天!大嫂和我两人贴在了一起,我无意中从她衣领的空隙缝中看到两个雪白的乳球,它们也正在挤压着我的胸膛,这是何等诱惑啊!鸡巴挺起了向她寻找容身之所,那小小的丝裤在我龟头上不停地搔痒,其滋味令我满额大汗,大嫂也不知何时在脸上妆上了一层红粉。

    此时此刻我下体也不听使唤,不停地向前推动与磨擦,大嫂虽想退缩,但后面的挤逼也渐渐形成迎合姿态,最后精子和汗水涌出,结束了这场「艳战」!薄薄的小裤不足以抵挡那千军万马,终于慢慢浸出裤外。

    列车到站了,我和大嫂走出去时,她突然回头递了一张纸巾给我,羞着说:「探完了小华后,我陪你去买条裤子。」

    到了医院,大嫂很紧张地询问小华的状况,医生说幸好昨天及时送来医院,如今状况很理想,过几天便可出院。

    大嫂听了后心里很高兴,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份对我的感激。

    她抱起小华不停地亲他头额,而我是多幺希望她能亲在我身上。

    大嫂回头望了眼我说:「骆风,帮我把布廉拉上,替我在外面守着。」

    我把布廉拉上后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往里面一探,原来大嫂正在解开衣上的钮扣,再把胸围的扣子解了,把她的大乳送上小华嘴边,手不停的在乳上挤着,让乳汁方便给小华吸入口中。

    我也需要那份乳汁来滋润我那乾渴的喉咙,心里在呼叫:「大嫂,我也想要啊!」

    探望完了小华后,大嫂便带我到一个商场,为我添购了一些衣服和内裤,在我挑选的时候,我眼睛不是看着衣物,而是看着她的大乳。

    走到女装部的时候,我羞着脸向大嫂说:「我昨晚穿了妳的内裤,今天还弄髒了,我可以买一条新的送给妳吗?」

    大嫂羞红着脸,点点头说:「好,但你要陪我一起挑选。」

    我不知怎样回答她,只能也点点头说:「好!」

    大嫂拿起一条白色透明蕾丝的内裤问我说:「这条好不好看?」

    我说:「只要是穿在大嫂身上,一定好看!」

    大嫂羞羞的说:「你怎幺知道?好吧!就要这一条了。」

    经过卖胸围的部门,我向大嫂说:「大嫂,妳胸围的扣子坏了,我也送一件给妳好吗?」

    大嫂低着头问:「你怎会知道?」

    我说:「我在医院里不小心看到的。对不起!」

    大嫂:「骆风,现在我穿的是孕妇胸围,这一些不适合,下次你才送吧!」


    我说:「那好,下次我一定送!」

    突然我看到有女人的肚兜卖,于是我陪大嫂出到门口的时候说:「大嫂,妳等我一下,我买漏了一样东西!」跟着我跑回去买了一件肚兜。心想:「我不知道大嫂穿的尺码,送肚兜给她是最合适不过了!」

    (四)

    回到家里,大嫂说:「骆风,你的信。」说完后随即快步走进房间。

    我觉得奇怪,怎会有我的信件呢?大哥不可能在这幺短的时间写信给我呀!

    回到房间后,把信拆开一看,信中写着:「骆风:大嫂首先代小华说声谢谢你!今天早上见你喜欢我的内裤,我不知道该说什幺好?想起你曾经说过,你很抗拒去嫖妓,甚至会导緻不举,如果我的内裤会对你有所帮助,那我就把它送给你吧!还有,你不需要介意早上的事,明白吗?」

    我差点兴奋得叫了出来,那是说大嫂没有怪我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了!我马上拿了那件肚兜出去,见了大嫂说:「大嫂,这是我送给妳的礼物。」

    大嫂:「是什幺礼物啊?可以拆开看吗?」

    我脸红的说:「当然次可以,希望妳会喜欢!」

    大嫂拆开看了后,高兴地说:「我喜欢!其实我早就想买来试了,可是又怕穿在身上会上不好看,所以没有买。哈哈!这肚兜和那条内裤的颜色一样啊!」

    我说:「大嫂,我相信穿在妳身上一定会很好看,只可惜我看不到……」

    大嫂:「别这样!骆风……谢谢你!」跟着红着脸跑进房了。

    晚上,大嫂亲自下厨煮饭,我在房里收拾刚买回来的东西,突然发现袋子里多了一盒安全套,我知道一定是大嫂买给我的,她竟然为了我的健康设想,为我买来这安全套,我的天啊!

    大嫂喊:「骆风!可以出来吃饭了,快点……」我走出厅后见已盛好了饭,我说:「大嫂,我已经六年没吃过住家饭了,今天好高兴能再次吃到住家饭。」

    大嫂说:「那我们就来喝一点啤酒吧!」

    我们一边吃,一边谈起往事,不经不觉喝了两瓶啤酒。大嫂脸泛红霞,乳房上也呈现一片红白色,我双目投在她那骄人的双峰上,大嫂发觉了,不好意思地把头垂低;我更不好意思,故意说吃饱了,过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不敢再次望她。

    大嫂收拾好餐具后,过来和我一同看电视,我的视线再一次投向她的大乳上面。大嫂上衣的前扣不知道什幺时候鬆脱了两粒,让我见到她那半个胸围和半边乳球,我想:「大嫂会不会是故意满足我呢?」我为了平熄内心的慾火,只好把视线转移到萤光幕上。

    晚上我拿了睡衣进去浴室洗澡,发现洗衣篮子里有大嫂今天穿过的胸围,拿上手一看,确是她今天穿的那一件,马上用鼻子把阵阵的奶香味全部吸入体内!感觉上我重回到母亲的怀抱,但脑海里却是浮现出大嫂挤奶的情景!

    「是内裤没错!」掉头又发现了大嫂今天穿过的内裤,我摸到上面有分泌物的黏液,乳汁味加上分泌物的液体,把我的慾火再次推向高峰。我的手不停在套动着鸡巴,大嫂,我又为妳洩多了一次!跟着,我把已存有两次精子的内裤抹乾净后丢回洗衣篮里,却把她今天穿的那条藏在我房间里了。

    第二天,我起身到浴室準备洗脸的时候,发现昨天我穿过的内裤已经不在洗衣篮里,而其它的衣服还在,心想:「会不会大嫂发现我换掉了她穿的那件内裤而感到不高兴呢?」

    我回到房间,在纸上写了:「大嫂,对不起!我没得到妳的同意而私下把妳的内裤换了,因为我极喜欢内裤上面的味道。我现在放回原位,如果妳不同意,可以把它取回。对不起!」

    最后我在捨不得的情形下将内裤放回洗衣篮里,也把信放在内裤上面,跟着出门找工作去了。

    (五)

    晚上回到家里,我告诉大嫂:「我已经找到工作了,是汽车维修技工!」

    大嫂听了后也为我高兴的说:「骆风,你刚在监狱里出来,能找到份工作已经不容易啦!往后你要好好的做,别再次胡闹了,珍惜……眼前!」


    我听了说:「大嫂,妳放心吧!我一定会重新做人。」

    大嫂:「那就好!你有一封信,我把它放在你的桌面上了。」

    我高兴地说:「谢谢大嫂!」连忙跑进房间,很紧张的拿起信封拆开看,信里写着:「骆风:谢谢你送给我的肚兜和内裤,我很喜欢,也很高兴,想不到你大哥坐牢后我还能收到礼物,谢谢!昨天我买了一盒安全套给你,是让你在外面小心身体的健康,当然我并不是鼓励你去嫖妓,是想你快点找个女朋友罢了!既然我穿过的内裤会对你有帮助的话,我也不会介意,你尽管拿去好了,用完后放回篮子里,我会换过另一件刚穿过的给你。你也可以告诉我关于你在性方面的难题,我只是好奇,看有什幺可以帮到你。对了,我们暂时以书信来往,你明白吗?」

    晚上我们吃完饭后,大嫂问:「骆风,明天是否开始上班了?」

    我答:「大嫂,不是,后天才正式上班。」

    大嫂:「那你明天可以陪我到医院接小华吗?」

    我答:「好啊!大嫂,我明天陪你一起去!」

    晚上我和大嫂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萤光幕出现了少量的性爱内容,我见大嫂满脸通红。只是普通的一般内容罢了,何故大嫂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呢?我细心一看之下,原来播的是叔嫂恋,难怪她会难为情,但我不是她小叔啊!

    只见她呼吸加促,双腿开始左摇右摆的,跟着便到浴室洗澡去了。我在想:她会不会真的把内裤留给我呢?我想起大嫂洗澡从不锁门,于是上前想偷窥她出浴,但又怕被她发现而不敢有所行动,大嫂她也洗了好久才出来。

    我第一次见到大嫂用浴巾围着身子,她说:「该你洗澡了,快点进去吧!」

    我见她围着浴巾的姿态,鸡巴立即挺了起来,那块小小的浴巾只能遮住她半个身体,乳峰和那修长的大腿全给我看到了,雪白晶莹通透的皮肤,我又怎能不望多几眼呢?

    大嫂羞红着脸说:「骆风,你别看了,多不好意思,快点进去吧!」

    我说:「是!大嫂,我马上进去洗澡。」

    进到浴室后,我第一件事是看看篮子里有没有大嫂的内裤,不出所望,里面果然放了一件内裤和乳罩,我拿起内裤一看,裆部那小溪的部位竟全湿了,水份还是刚刚不久的!难道大嫂特地为我自渎,让内裤有更多的淫水来满足我?

    篮子里还有一张纸条,上要写着:「骆风:我为你準备了你要的内裤,希望你喜欢并会用得着!还有我知道你对我的乳罩也感兴趣,我在上面挤了一点乳汁,希望能帮到你。」

    我马上拿起大嫂的乳罩,拼命地用舌头舔那上面剩余的乳汁,那是多幺的兴奋啊!

    洗完澡后我出来时,碰巧大嫂也在门外,我向她说:「谢谢妳!大嫂。」大嫂脸一红,跑进了她房间。

    我想:「大嫂为何会站在门外呢?为何又知道我对她的乳罩有兴趣呢?」

    我回房间后马上写:「大嫂:谢谢妳的内裤和那沾有乳汁的乳罩!我很高兴,这对我有很大的帮助。我喜欢乳汁的味道,尤其是大嫂妳的,谢谢!有关我的性事难题,不妨和大嫂说,经过这六年的抑压,我已患上了早洩和阳萎的现象,阴茎挺起后只不过能推持一剎那,马上又会软下来!基于这个原因,我心理上也不敢去接触女孩子,甚至会怕!」

    我把纸条塞进了大嫂房门底下的缝隙里。忽然间,大嫂敲了门进来说:「喝杯鲜奶会比较好睡。晚安!」

    我拿起那杯热奶,好香啊!喝进口后总是觉得那味道和平常的有点不同,奇怪!

    (六)

    第二天起床,大嫂已为我做好了早餐,我向大嫂说:「早安!昨晚我睡得很甜。」

    大嫂:「那就好。吃完早餐我们去接小华回来吧!对了,你要咖啡是吗?」

    我说:「是的,有劳大嫂!」

    她沖好了咖啡先拿进自己房间,一会儿后再拿出来递给我,说:「你的咖啡奶!」

    她讲这个「奶」字,是否想告诉我,这是用她的奶汁沖给我喝的?昨晚那杯鲜奶又是她的……

    「哇!」太兴奋了!我居然和小华一样可以喝到母奶。我脸上一红,拿起了杯子却不捨得喝,真矛盾啊!

    刚出门接小华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,列车上的拥挤恐怕会引起我再一次的冲动,对大嫂无礼。

    我问大嫂:「大嫂,乘地铁吗?我怕人多。」

    大嫂却说:「没关係,乘地铁吧!你贴着我就行了。」大嫂是说她不介意我贴着她的身体,还是在试探我的性难题呢?

    列车里面有许多乘客,我和大嫂像昨天一样,两个人被挤得贴在一块,大嫂的乳峰依然压在我胸膛上,我的鸡巴也一样挺硬着在大嫂双腿之间磨擦,唯一不同的是,大嫂这次却没有躲避,还用她的小穴磨着我的鸡巴,我轻轻在大嫂耳边说:「对不起……大嫂!」

    她只用了一声:「嗯!」来回答。

    我们终于接了小华回家,大嫂的心情十分愉快,还特地买了好多菜,还买了两支红酒,说要为我庆祝明天第一次上班。晚上我们两个一边吃饭,一边饮酒,吃完饭后,我和大嫂坐在沙发上谈天。

    大嫂说:「骆风,我给你一个红封包,祝你工作顺利!」

    我说:「不用了,大嫂。不过……谢谢妳!」

    大嫂:「这是你六年来第一份工作嘛!骆风,大嫂有件事想问你。」

    我说:「什幺事?大嫂请讲。」

    大嫂:「你真的是抑压六年后,变成对女性有抗拒和阳萎吗?我只是好奇,担心日后你大哥也会变成和你一样,你可别介意!」

    我说:「大嫂,不必担心!其实这和坐牢没有关係,是我自从和女朋友分手后,就开始变成